[1] 
点击: 14199  回复: 29  已被12人收藏

 【原创连载大结局】水乡悬案,无巧不成书

3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0+1

天气炎热,在家无聊,我写小说你来读,看能坚持多久~~~~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中的巧合


--------------------------------

一、两瓶冰啤酒

1998年,江南水乡东浔,盛夏。

傍晚时分,天空阴沉的厉害,黑压压的乌云在远处和江面连成一片,一场大雨不可避免。

皮肤黝黑的船工陈传重双手抓稳了舵盘,看了一眼在驾驶舱角落里打盹的妻子姜琴,着急地喊道:“你去货舱看一圈,油帆布有没有松开,我们要赶在暴雨之前进港。”

一大早,夫妻俩就赶到采砂厂,排了四个多小时的队,拉满整整一船的沙子。

百年不遇的洪水刚刚席卷了长江两岸,不少地方大堤决口,城市乡村一片****。随着灾后重建的如火如荼,水泥、砂石需求量井喷,除了价格一天天暴涨,还必须是现金交易,一手交钱、一手拿货。

这一船,整整2000吨,付了货款,还剩不少,用布袋子装着,锁在铁柜子里。铁柜子也能当凳子用,平日里姜琴就坐在上面陪着丈夫满世界跑船拉货。

姜琴睁开眼,起身看了一眼丈夫,手抓着船舱外周的一圈钢管,朝着船尾的货舱走去。

这是江南水乡常见的货驳船,除了驾驶舱,剩下的就是露天的大货舱。绿得发黑的油帆布被粗大的尼龙绳绑在船四周,中间高高隆起,就像一座绿色的小山头。船四周几乎和水面相平,远远望去,不由得让人担心,万一进了雨水,这船是不是就要沉了。

“都牢着呢,风吹不开的,雨也进不去。”很快,姜琴回到驾驶舱,对着丈夫的耳朵回复。

陈传重推满油门,一股黑烟冲上布满乌云的天空,在震耳欲聋的突突轰鸣声中,驳船尾部激起一道长长的白浪,向两岸翻滚开去。

这一段的浔江是连接京杭大运河中线和东线的水上交通线,自古以来船只来往穿梭,岸边的东浔镇经济发达,当地不少人早年跑水上运输都发了家致了富。

跑船是个辛苦活,这些人积累了第一桶金后纷纷上岸做起了老板,从附近的江浙一带、到江西湖北、甚至远到四川重庆等地雇人跑船。

陈传重是苏北盐港人,水性好,练得一手过硬的驾驶功夫,来苏南东浔镇跑船也有好几年了,一开始是一个人,后来妻子也跟着来了。虽然不和其他大部分船工是同乡、来往也少,但夫妻俩话不多,起早贪黑,干活麻利,东浔镇的老板们有活也都愿意给这对小两口。没过几年,小两口也攒了不少钱,于是从一个老板手里盘下了一艘二手货驳船,自己赚钱自己干,这让附近的船工们多少有点眼红。

入夜时分,货驳船巨大的黑影缓缓停靠在东浔镇外练塘河汇入浔江的河道岔口附近,这里离货船平日里集中靠泊的练塘河内港湾有一段距离。陈传重决定今晚就在这里锚泊,明天一大早就能第一个把船开出去交货,跑船不是天天有货拉,趁着这段时间生意好,手脚快点的话,当天还能再跑一个来回,赚好几千运费呢。眼看着就要开学了,远在苏北老家的儿子陈复庆要到县城上重点初中,择校赞助费可是一大笔钱,女儿陈复晶全托班幼儿园的开销也不小。

打好缆绳,搭好跳板,姜琴准备去镇子里买点东西回来做晚饭。

“天太热了,买点冰啤酒,咱们晚上也过过瘾吧。”陈传重一边用毛巾擦汗,一边对着妻子笑嘻嘻地说,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姜琴比陈传重小五岁,和黑乎乎的陈传重不同的是,尽管也在跑船,风里来雨里去,皮肤却仍然十分白皙,虽然生过两个小孩,身材恢复得也是相当不错,脱了厚重的工作服,换上连衣裙,把盘着的头发放下来,黑瀑布似的,活脱脱一个背影杀手。

“好的好的,都依你。”姜琴回头看了一下被汗湿透的丈夫,加快步子,朝着镇子里走去。

 

江南盛夏,天气炎热,东浔镇热火朝天,街道两旁汽修店、五金店、小饭店、小卖部、小唱吧、足浴按摩店一家挨着一家。这会儿最热闹的要数夜宵摊子了,人们三三俩俩在摊头喝酒聊天、消暑度夏。

孙肖满和陈鹏已经喝了两箱勇闯天涯了,朝着老板不耐烦地大喊道:“再来一箱冰的。”

孙肖满和陈鹏是北方人,在单位里上班没几年,刚好碰到下岗潮,周围都是找工作的人,在老家耗荡了几个月,也没找到活干,就合计着双双南下“勇闯天涯”。听说东浔镇产业发达,这不就来了。可是这里产业以轻纺业和水上物流业为主,要的是女工和水手,两个大老爷们兜兜转转,一个多月恁是没找到合适的工作。眼瞅着兜里的钱没几个了,哥俩心里一天比一天着急。下午应聘一个工厂的保安因为没熟人担保,又吃了一个软钉子,正憋着一肚子里邪火呢。俗话说,借酒消愁愁更愁。这哥俩越喝越不是个滋味,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还摔碎了几个啤酒瓶子。

摊主怕这俩人喝多了闹事,连忙堆着笑说:“不好意思啊两位,啤酒卖完了,你看这天,暴雨就要来了,您二位喝好了就赶紧回家吧?”

“回家?回哪个家?”孙肖满重复着摊主的话,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问旁边的陈鹏。

孙肖满比陈鹏大三岁,留着时下流行的偏分头,胡子拉茬的,用北方的话说是两人中的大哥。此时,留着板寸头的小弟陈鹏也喝得有点晕乎,但他其实心里也很清楚,他和大哥自打一个月前结伴离开家乡,在南方不但没找到工作,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就连二十块钱一晚的小旅馆也快要住不起了。

啪的一声巨响,又一个酒瓶狠狠地撞在水泥地上。“不混出个人样来,绝不回家!”孙肖满瞪大了血红的双眼。

“对!跟丫死磕,我还不信了,混不出个人样来!”陈鹏随手拿起一个酒瓶,也砸了出去,迸出的绿色碎玻璃飞溅了一地。

 

“谁呀?这么没轻没重、毛手毛脚的?”姜琴刚从菜场买了几个菜,匆匆往回赶,路上看到有人在喝酒,突然想起丈夫的话,本想折回去小卖部买,看到夜宵摊正好有丈夫爱喝的勇穿天涯,于是走近点想问下摊主能不能卖两瓶给她,不巧被陈鹏砸碎的玻璃划了一下小腿肚,出了一点小血丝,有点生疼,心里不免有点恼火。

“****我!你能咋地?”本来心情就不好,又被数落,借着几分酒劲,对方又是一个女的,陈鹏有点肆无忌惮。

“瞧你那出息!”看到对方毫无歉意,姜琴嘟囔了一句。

“你嘴里叽叽歪歪、不干不净地在说啥?”被戳到了短处,陈鹏火气上来了。

姜琴看到对方喝得有点七荤八素,看样子也不是善类,自己伤得也不重,又着急赶回家做饭,就没再搭理。

她径直走到摊主那:“老板,能卖我两瓶冰啤酒吗?我给你多加一块钱一瓶。”

东浔镇说大不大,说小也小。摊主在这条路摆摊也有好几年了,经常看到有女人傍晚时分来镇上买菜,大约也就知道她们是刚收工的船娘。不过和其他女人不同,姜琴每次都会脱下灰色的工作服,穿上自己的衣服,加上她身材窈窕、皮肤白皙,男人们不免都会多看几眼,一来二去,样子也就记熟了。

“不用加钱,不用加钱。”摊主笑眯眯地看着眼前满头大汗但是依然遮不住眼珠子里的亮光的女人,把两瓶冰啤酒用塑料袋装好,递了过去。

姜琴付了钱,接过袋子,转手就要走,却突然感觉手里一沉。

“不对呀,老板,你刚才说酒都卖完了,这怎么又有了?”孙肖满一手拽着姜琴手里的袋子,一边对摊主阴阳怪气地喊道,“怎么着?看不起咱哥俩,怕我们没钱付不起账?啊?”

摊主连忙赔笑:“大哥,对不住啊,这是我专门留给她的。”

“凭什么,先来后到,今晚我要定了!”孙肖满一把把袋子夺了过去。

姜琴刚要抢回来,后腿被陈鹏抓住了。

“你刚才不是被我划到了吗?我给你揉揉——”陈鹏右手抓住姜琴白皙的小腿,左手在伤口附近轻轻地抚摸,眼里不怀好意。

姜琴满脸通红,杏目一瞪:“你们再这样,我报警了!”

“对对对,抱紧,快抱紧!”陈鹏哈****笑,一边就要起身抱姜琴。

姜琴连忙躲开,不过裙子还是被拽住了,露出了白色的胸衣肩带。

摊主怕出事,连忙过来把二人分开了。

姜琴又羞又气,可又着急回家,也不想闹大,瞅个空子,马上抓起袋子,飞快地跑了出去。

哥俩正要追,摊主死死地拉住了:“两位大哥,算了算了,我再免费送你们一箱!保准管够!”

孙肖满刚要站起来,感觉自己喝得有点踉跄,心想着就算追恐怕也追不上了。正好借坡下驴,“要不是看在老板你的面子上,今晚我们哥俩可饶不了这小娘们。”

陈鹏望着姜琴飞奔着远去的身影,竟有些恍神,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吊起来了,痒痒的。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8-07 16:51:33
1058 88
来自:上海
注册:2016-03-29
发帖:6+45

加油💪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8-09 22:37:02
17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1+15
十、告别

从孙翔宇家出来,一行人回到大堂,商量着先回去,收集更多的证据再来。

陈复庆好像想起来什么,他叫住了妹妹:“我认识你刚刚照片里的两个人,女的是这里502的业主,不过前段时间把房子卖掉了,男的看起来是她爸爸,来过几次。房子就是上次他来过不久后卖掉的。”

陈复晶眼前一亮:“哥,你这小区监控视频保存期多久啊?”

“一般是一个月,不过我们这栋楼是VIP楼,最长能有三个月!”陈复庆回答。

“走!去保安室!”陈复晶叫上男警察就要出去。

走到门口,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她走到已经回到大堂管家位置上的哥哥身边,说道:“哥,你和这家人熟悉吗?”

“他们一家住这里快十年了,我当然很熟。”

“哥,那个大哭的男孩,眉眼之间我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呢?”

“怎么个熟悉法?”

陈复晶把哥哥拉到一面镜子前面:“你看看自己!”

陈复庆很少照镜子,这会儿看到镜中的自己觉得挺不自在的,不过看着看着,他也似乎发现了什么。

“哥,下班后我去你家,叫嫂子多炒几个菜,咱一家人好好聊聊!”陈复晶头也不回地走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8-24 17:22:41
2830 52
来自:上海
注册:2009-02-05
发帖:37+4088

加油


------------------------------------------------------------------------------------------- 永远有多远,你我微笑,亦是永远!
2020-08-24 17:36:35
17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1+16

陈鹏和陈辅菁已经在阿姆斯特丹待了两个多月了。

陈辅菁每天躲在屋子里学习荷兰语,准备申请读个商学院。陈鹏实在待不住,每天出门逛逛,由于语言不通,也不敢走远,只是在附近华人比较多的地方转转。

荷兰地处北欧,十月的阿姆斯特丹已经很凉了,大家都穿上了秋装。

这天,阳光很好,风也很大,乌蓝的天空下,海鸥正在水面上逐浪、捕鱼、嬉闹。陈鹏带着帽子,站在海港边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望着海水发呆。

一男一女从他身边走过,没多久,又折了回来。

“您好!请问您是这里的华侨吗?”女的用中文发问道。

陈鹏一愣,很久没有听到中文打招呼了,不过仍然警惕地打量着对方。

“是这样的,我们刚从国内过来度假,附近还不熟悉,您方便的话能给我推荐推荐好玩的地方吗?”女孩笑语盈盈地说。

“哦,我,我也是游客,我不太熟悉。”陈鹏转过头来,摆了摆手。

一阵海风吹来,吹掉了陈鹏的帽子,滚落了几步,差点掉进海里。

说时迟那时快,女孩一个箭步冲上去,伸手抓住了帽子,起身递还给陈鹏,“给!”

陈鹏接过帽子,女孩发现他右手无名指短了一截。

“谢谢!”拍了拍灰尘,陈鹏突然发现帽子里面多了好多根头发,看来自己接下来要小心秃顶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8-24 22:16:32
3317 179
来自:上海
注册:2008-08-29
发帖:353+7122


------------------------------------------------------------------------------------------- 生活好滋味~
2020-08-24 22:31:20
212 0
来自:保密
注册:2017-10-27
发帖:1+375

不错的故事,期待尽快更新啊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8-25 13:16:15
213 0
来自:保密
注册:2017-10-27
发帖:1+376

怎么又TJ了,哎,真可惜,挺好看的故事呢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8-26 15:27:08
20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1+17

宁州华庭酒店。

翔宇装饰公司上市前的最后一场路演刚刚结束。孙翔宇长长地舒了口气,信步走出大厅。

等候多时的陈复晶和男同事走上前去,一把拷住了他:“这是逮捕令!”

 

一个月后,浔江如练,漫江碧透,金黄的水稻铺满了浔江两岸。阡陌间,道路两旁的银杏在灿烂的阳光下愈发显得金黄了,颇有点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味道。

浔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人山人海,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等待一个迟到了20年的审判。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8-29 10:47:57
23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1+18

被锁了,申诉成功被放出来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9-10 23:28:58
23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1+19

1998年8月3日清晨,天色微亮,在练塘港内躲了一夜大风大雨的货驳船陆续驶出,打头的一艘货船在练塘汇入浔江的交叉口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这里原本是吃水很深的河道口,水底下怎么会有东西呢?好奇的船工用竹竿探了下去,是沉船!

浔江803重大命案现场惨不忍睹,打捞起来的船体驾驶舱几乎烧成了空壳,里面是两具早已焦糊不清的尸体,除法医在女性遇害人嘴里发现一截断指外,现场一无所获。公安机关当时走访了东浔镇周边大量的店家、摊主、船工、行人,都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803命案从此成为一桩悬案。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9-10 23:30:50
26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1+20

庄严的法庭内,国徽高悬。

控辩双方进行了充分的质证。经过前期大量艰苦的工作,公安机关掌握了803命案的关键证据。女性遇害人口中的断指DNA,和从犯罪嫌疑人陈鹏头发中提取的DNA比对,两者完全吻合。在中国方面发出红色通缉令后,国际刑警组织协助逮捕了陈鹏,并移送国内。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陈鹏彻底交代了,并咬出了另一个凶手孙翔宇。老奸巨猾的孙翔宇一开始企图抵赖,在陈鹏的证词和两人多年来一笔笔无法自证清白的财务“封口费”往来账目面前,在买凶杀陈鹏的动机面前,不得不低头认罪。

与其说这是一场刑事审判,倒不如说是一场魔术揭秘,也是一场人性审判。

在法庭的每个当事人,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显得如此虚幻而不真实,却又如此真实而非虚幻。

周春蔓不知道,纵横商界的成功企业家,当年给自己母亲治病救急的好心老板,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丈夫,两个孩子的模范爸爸,竟是一个潜伏了20年的杀人凶手;而自己与情人的重逢,其实是在为河底的冤魂延续血脉!

孙肖满不知道,更换姓名可以带来财富,但无法消弭罪恶;妻子生下的双胞胎,竟匪夷所思地会有一个不是自己亲生,而亲生的那个呢,偏偏又得了白血病撒手人间;在心底隐藏了多年的秘密,最终只因自己再起杀念而被揭开!

陈鹏不知道,远走高飞并不能带走永久的秘密,一时升腾的贪念终于点燃了攻守同盟;当年出卖女儿的前途,其实是在为自己创造未来的掘墓人!

陈复庆不知道,杀害双亲的凶手,正是自己十多年来每日谦迎恭送的业主;夺走爱人的仇敌,恰恰是自己亲生儿子的养父!

陈复晶不知道,毫无头绪的复仇大案,突破点竟源于千里之外一桩离奇的层层转包买凶事件;而自己破案身份的获得,正是凶手当年亲手送上!

陈辅菁不知道,爸爸和叔叔两人之间的悄悄话,竟藏着如此之久如此骇人听闻的命案;而自己作为凶手的女儿,其实冥冥之中也为父辈一直在赎罪。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9-15 22:27:16
28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1+21

冬至。

两声清脆的枪响,惊起了浔江边踽踽独行的水鸟。

在浔江对岸的公墓里,陈复庆和陈复晶双双跪在父母的墓前,泪流满面。许久,陈复晶点燃了手中的判决书,“爸!妈!我终于不用再当警察了。”

不远处,周春蔓一身黑纱,带着儿子周佳瑜静静地看着妹妹笑靥如花的黑白照片。

浔江无声,在夕阳的余晖中转了一道湾。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全文完】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9-17 21:56:41
28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1+22

连续一周的雨,气温骤降,2020年的夏天真的结束了,匆匆收笔,一切都划上了句号。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中长篇,写作过程较为痛苦,不过坚持到底也算是献给今年夏天的礼物了。

小说根据近年来新闻公开报道出的5个真实发生的故事改编。文中前后埋了不少伏笔,不知你们有否看出来。

感谢tfs默默的收藏和阅读,有缘再见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9-17 22:27:29
1400 20
来自:上海
注册:2013-02-09
发帖:12+4116

中间的故事怎么看不到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9-18 07:59:20
29 0
来自:上海
注册:2009-12-27
发帖:1+23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20-09-18 17:43:22
x
引用20楼@ 特雷西00 发表的:

首先,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首先,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

回复主题 返回kds宽带山
主题: 【原创连载大结局】水乡悬案,无巧不成书
房车头条
  •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
  • 扫描下载客户端

短信

x
收信人:
内容:
插入:  发送 
  • 默认

帖子奖分

奖分者: ( )

得分者:

奖励分值:您今日还有 3 点分值可以奖励 [ 20 点奖分可自动换取 1 点PP]

看不清楚吗?点击更换一张

请输入4位有相同表情的数字

验证码:看不清楚吗?点击更换一张

奖分理由:

删除

        

                            

        当事人要求删除

                    

          

理由:

扣除hp值:

宽带山警务室

用户反馈

        

内容:

已报名参加的人员: